来自一句·动态 更多精彩请下载体验一句APP
20条动态 | 用户ID:160111
scillidan
死亡是土壤主要的养料来源…在大自然中,一切都逃不过以赛亚的预言:“他们的根必像朽物,他们的花必像灰尘飞腾。” 
——戴维·乔治·哈斯凯尔《看不见的森林:林中自然笔记》
01-20 13:27
scillidan
牧师托马斯·罗宾斯(Thomas Robbins)担心康涅狄格州南温莎(South Windsor)的圣会出现最糟糕的情况——当然还有他自己的农作物,于是决定6月9日早上念一段“不结果子的无花果树”的寓言(路加福音13章6~9页):“有人在自己的葡萄园里栽了棵无花果树,他前来找果子,却找不着。 ”
——威廉·K·克林格曼 & 尼古拉斯·P·克林格曼《无夏之年:1816,一部“冰封之年”的历史》
01-11 21:48
scillidan
而《新约·诗篇》第91篇中甚至直接将羽毛归于全能的上帝:“他必用自己的翎毛遮蔽你。你要投靠在他的翅膀底下。他的诚实,是大小的盾牌。” 
——托尔·汉森《羽毛:自然演化中的奇迹》
2020-11-30 10:23
scillidan
我曾经在楼上的浴室里,锁上门,打开水龙头,让他们以为我正在刷牙。然后我就会整理好防滑垫铺在地上,以免膝盖受凉,把头伸到马桶里,通过水管偷听他们说话。这几乎是通往厨房的直接通道,他们经常在那里吵架,或者说都是母亲在争吵。她的声音比父亲的容易听见。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神谕女士》
2020-06-18 00:19
scillidan
他会说,这太适合你了,这低俗的黑丝绒上的血红斗兽场,镶在镀金画框里,画中一片嘈杂喧嚣,人们在起哄,沙地上躺着尸体,凶残的野兽咆哮着…怒吼声,尖叫声,还有殉难者在舞台一侧哭泣,等待着献上生命 …画中人群上演着一部激情、恐惧、愤怒、狂笑和泪水的表演。我怀疑,他认为这就是我的内心,尽管他从来没说出口。那在这场骚动中,他身在何方?他坐在前排的正中,一动不动,面无微笑,想要让他满意十分费力。而且,有时候一个细微的动作---赞成或反对,结果都可能是存在或毁灭。我想,现在是时候亲自上场了,表达自己的情绪。我不能用行动来表达这一切,画中的鲜血太逼真了。
—《神谕女士》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2020-05-02 09:19
scillidan
散文家、《夏洛的网》的作者 E.B.怀特曾经在一封信中写道:“我仍然能从六英里外的一家小超市买到莫克西。莫克西含有龙胆根,它是通往好生活的路径。人们在公元前 2 世纪就知道这一点了,它今天仍然给我的生活带来‘方便’。
——艾米·斯图尔特《醉酒的植物学家:创造了世界名酒的植物》
2020-03-22 13:37
scillidan
我们的一生是稍纵即逝的影
将飞奔而过如麦茬间的火星。
——《贾曼的花园》德里克·贾曼
2019-12-13 22:28
scillidan
心理学家及哲学家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在1901年给朋友的一封信中,总结了这个想法:“我最近发现,快乐不是正向感觉,而是解脱我们身体经常具有的一些限制感的负面状况。把它们彻底清除之后,相反状况的明亮澄清就是快乐。因此麻木能使我们那么快乐。不过不要因为这样而开始喝酒。”换句话说,脱离不舒适才是真正的愉悦。
——《品尝的科学:从地球生命的第一口,到饮食科学研究的最前端》约翰·麦奎德
2019-11-07 12:33
scillidan
在《追忆似水年华》一开头,马塞尔·普鲁斯特的叙述者在咬了一口泡过茶的玛德琳饼干后,就感觉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居住过的贡布雷(Combray)的村庄:
但是气味和滋味却会在形销之后长期存在,即使人亡物毁,久远的往事了无陈迹,唯独气味和滋味虽说更脆弱却更有生命力;虽说更虚幻却更经久不散,更忠贞不矢,它们仍然对依稀往事寄托着回忆、期待和希望,它们以几乎无从辨认的蛛丝马迹,坚强不屈地支撑起整座回忆的巨厦。
——《品尝的科学:从地球生命的第一口,到饮食科学研究的最前端》约翰·麦奎德
2019-11-07 12:21
scillidan
晚霞已经燃尽,黑暗笼罩篝火。篝火周围影影绰绰地闪现出野花。
——《树号》维克托·阿斯塔菲耶夫
2019-11-02 00:11
scillidan
…“蓝色”一词会产生“墨水”的味道…
——《品尝的科学:从地球生命的第一口,到饮食科学研究的最前端》约翰·麦奎德
2019-10-21 17:55
scillidan
换句话说,在吃第一口之前,食物就已经被部分“消化”了。如今,吃东西未必要持续咀嚼,而进餐从头到尾变得更简短,并充满了各种强烈的味道:开胃菜、生肉的鲜味、血里面铁的苦味、油脂的厚重味、脑髓和腰子的奇怪复杂味道。
——《品尝的科学:从地球生命的第一口,到饮食科学研究的最前端》约翰·麦奎德
2019-10-21 15:35
scillidan
“我会做你母亲般的妻子,做你失散多年又重逢的李生姐妹。将你的诸多不安嫁与我,将你徒劳地在找寻自己的一切托付于我,你就可以在我神秘的本质里,在我之前放弃的存在里,在我让人窒息,让灵魂溺死,让诸神消失的胸怀里失去自己。”
——《不安之书》费尔南多·佩索阿
2019-10-03 19:42
scillidan
作为绝望的织布工,让我们只编织裹尸布——白色裹尸布裹住我们从未做过的梦,黑色裹尸布裹住我们辞世的日子,灰色裹尸布裹住只出现我们梦里的身姿手势,蓝紫色裹尸布裹住我们徒劳无益的感觉。
——《不安之书》费尔南多·佩索阿
2019-09-29 21:02
scillidan
…室女座…这个星座的角宿一则更加明亮。同样在对面还有另一颗带颜色的星宿位于大熊星的牧夫座的两膝之间,称它为大角星。
——《建筑十书》维特鲁威
2019-09-11 20:14
scillidan

有个东西在我眼前显现,可那是什么?它如同在起伏的山头上瞬间捕捉到的一面不明国度的旗帜,它或许意味着攻击,或许意味着和谈,或许意味着接近某个边缘地带,某片领土。如同动物间相互发出的信号:垂下蓝色眼帘,耳朵向后翻,颈背毛竖起。暴露在外的牙齿一闪而过,他究竟以为他在干什么?希望没有旁人瞧见他。他入侵了吗?他进我房间了吗?
——《使女的故事》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2019-07-07 19:38
scillidan
站在及腰的,纵横交错的
阴影的河流,
在夜色降临的村庄,
猎人沉默,而女人
弯身在暗暗篝火旁,
我听见他们破碎的辅音…
——《一座印第安村庄的遗迹》艾尔·珀蒂
2019-06-21 23:31
scillidan
“递给我一朵龙胆,给我一只火把!”最幽暗的作家D·H·劳伦斯的《巴伐利亚龙胆》(Bavrian Gentians)诗中说。“让我用这花的蓝色火舌指引自己/走下愈来愈黑暗的楼梯,蓝得又黑又蓝/甚至到普西芬尼去的地方…”
——《与死者协商》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2019-06-16 22:35
scillidan
在猎户星的低空
我凝視冬至穹隆变成梯阶,
群星高升。
——《井》杰伊·麦克弗森
2019-06-14 17:46
scillidan
亚述等民族使用古老闪语系中的阿卡德方言(Akkadian),在这个语言中,这群星座叫做“蝎螯”(zibanitu),因为它在天蝎星座之前上升,被认为是该星座的前一部分。不过此字亦可表示“秤”,蝎子上下颠倒的形状与古代称重装置类似。现在这组星座只有一个名称: Libra,也就是拉丁语的“秤盘或天平”,常见的图示…
——《债与偿》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2019-06-11 22:23
(๑°3°๑) 没有了,到底了~

来自一句·动态 更多精彩请下载体验一句APP